ca88

文化校园

【经典阅读】幻灭——《雪国》读后感

来源:ca88    日期:2019/3/11 20:17:29    点击数:5610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

穿过狭长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一片刺眼的白色袭入眼帘,岛村知道,这一定是到了雪国来了。

上一次来是什么时候?

潜意识回答他,不记得了。

对啊,这样虚无而又百般无聊的人生,不如早点结束的好。岛村这样一路想着,一路注意到了旁边坐席的姑娘,只是旁边的男人不知道是谁。

潜意识挟带着他的无趣,帮他猜着,估计是恋人,或者是丈夫,弟弟之类的。

哦,这样,那可没有多大的观赏性。岛村想着,头转向左侧的玻璃窗。

夕阳像一年前一样,血色依旧,岛村盯着它看了许久。叶子姑娘突然开了窗,向站长询问了她弟弟的工作情况,然后又依旧照料着身旁的男人。

叶子的声音勾起岛村心底即将消逝的感情,叶子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小动作竟然引来了花花公子的情绪。

岛村的设定,让我想到川端康成本人的身世——虚无主义,身世悲惨,似乎和太宰治那句“回首往昔,我的一生充斥着耻辱”有异曲同工之妙,二人在百度百科里留下的照片,眼神中不知透露出何种无奈与悲哀,抑或是对现实的不满,又有可能是对百般无奈的人生一种沉默的哀叹,1972年川端康成终结了自己的生命,或许岛村的雪国,是川端康成先生的归宿。

再往温泉客栈走去,便是让岛村能够神魂颠倒的温柔乡,那里有一个艺伎叫做驹子。

她每次回到我的房间时,身上的酒味充斥着整个房间,有时她的脸却又如白雪般……岛村在雪中边走边想,然而思绪却像齿轮一般被错乱的一个小零件卡住。

你是不爱她的,你其实更喜欢叶子。又是心底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悲哀,向岛村低语。岛村是有家室的人,然而似乎只有在温泉客栈才能让自己解脱,那里是灵魂的慰藉。

驹子也是迫不得已而做了艺伎,然而却最终什么也没得到,用岛村的话来说,只是一场“徒劳”而已。

岛村热衷于研究舞蹈,对日本舞蹈了解之后,却又突然转向西方舞蹈的研究,但他从来不喜欢去看一场真正的表演,他只喜欢看着西方舞蹈的一些图片,因为图片可以给予他更多想象的空间,加上坐食家产,典型的花花公子形象跃然于纸上。

正是对人生感到悲观的设定,再配上川端康成的文学底色,一个充斥着虚无主义的雪国慢慢呈现在眼前。

温泉客栈似乎并没有很多引人入胜的风景,在书中能够读到的,都是似乎永远下不完的大雪。大雪覆盖了山的每一个部分,就是花草的颜色,也难以在山与山之间看到,岛村每天第一眼看到的,永远都是无尽的白。这白色和驹子的肤色相似,然而岛村似乎从未因为和驹子相处的时间过多而产生微妙的感情。驹子和岛村是书中的主角,驹子视岛村为自己的精神寄托,然而岛村却只将驹子视为自己的一个玩物罢了。

驹子和其他艺伎是不一样的,岛村意识到了这点,其他艺伎或许会伴随客人一起享受肉欲的满足,然而驹子却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够保持自身的纯洁,不论转过多少场的酒席,弹过多少三味线的曲子,唱过多少能乐,喝过多少酒,她都没有过那样的经历,于是这一点成功吸引了岛村的注意。

岛村在不知不觉中与驹子的关系越发暧昧,但岛村从未也不想享用驹子洁净的肉体。

驹子每晚都会陪客人转过很多场酒席,所以晚上只要是回到了岛村的房间,她总是带着一股酒味,然而岛村从来没有讨厌过这样的味道,反倒是觉得这样的味道才是熟悉的驹子的味道。

窗外有时是大雪纷飞,有时是淅沥小雨,有时是倾盆大雨,天气多变,房间里的人却是不会变的——岛村看着倒向自己怀里的驹子,她的全身因为喝了酒而发烫,胸部隆起的曲线随着重重的呼吸声有规律地起伏。

驹子哭了,透明的泪滴从雪白的脸颊上划过,驹子哭诉着她不幸的身世,岛村越发觉得,她是需要人疼爱的,然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为行男成为艺伎卖身是徒劳,同自己的交往也是徒劳。

不过人生也不就是徒劳嘛。

岛村开始怜爱着她,然而她似乎在岛村的心中永远达不到一个高度,岛村自己也摸不清这样的高度,这似乎是让岛村去说明西方舞蹈最美的动作是哪一个一样艰难。

啊,她只是我的一个可以暂时寄托情感的女人,一个玩物而已。岛村心里说道。能够和驹子交欢的时刻是非常多的,然而似乎这一点却让岛村厌恶——交欢之后,她也不是我的驹子了。

温泉客栈里鲜少能够意识到时间的流动,岛村能够感受到的,只有下雪天刺骨的寒冷,浴室里令人头晕的热气,艺伎们弹奏的三味线声音,驹子酒后重重的呼吸声与她发烫的肉体。

岛村感觉不到生活了,除了在驹子和温泉消磨时光,其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勾起岛村的兴趣了。

和她做吧。潜意识告诉岛村。

不行。岛村如此坚决地拒绝了内心的声音。

驹子却是深爱岛村的,为了他,驹子放弃了同行男见最后一面的机会,毅然留在车站送行,岛村说的话,还会引起他的误解,她知道自己已经深爱着岛村无法自拔。

一日,叶子过来,岛村听到了令他能够重新回到生活的声音,那是叶子的声音,从此岛村的生活似乎又没有那样的无聊了。

叶子姑娘是整篇小说笔墨描写并不多的一个女性,然而她却不同于驹子,她并没有选择做艺伎,只是在温泉客栈打杂。

又是一个同这里的其他女性完全不同的女人啊,岛村想着。

在读完第二遍后,我认为叶子之所以笔墨不多,原因就在于她和驹子共同满足岛村的欲望,缺一不可,如果说驹子是岛村能够拿来消遣时光并满足自己物质欲望的女子,那么叶子就是能够满足岛村精神欲望的女子。

叶子在开头就已出现,那时岛村并不知道她叫叶子,只记得那是在穿过县界隧道之后的傍晚,她的声音传到了岛村的耳朵里,然而岛村并不敢直接去接触她,只能在玻璃车窗上偷偷观赏她的容貌。

叶子的不一样,又吸引住了岛村,在岛村的印象中,似乎叶子只是玻璃车窗上的幻影,这不禁让我想起岛村的研究兴趣——只喜欢看西洋舞蹈的图片,却从来不去实际在生活中鉴赏研究。叶子就是岛村心中的“西洋舞蹈图片”,书中对叶子的描写,只限于她在泡澡时的优美歌声,以及和岛村见面时寥寥无几的对白。

然而岛村确实如此着迷,她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岛村,她也不知道,叶子在生活中,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杂工,然而她的不知名的吸引力,永远只存在于岛村的幻想中。

叶子也是唯一一个看透了岛村行乐目的的人,叶子同岛村的对白,大部分都在劝岛村能够好好对待驹子姑娘。在岛村的意识里,驹子不过是自己一个情感寄托的工具,叶子也只是自己的一个幻想对象,他永远只存在于自己的虚无世界中。

他在温泉客栈里找到了和研究西洋舞蹈相似的情感,每天都能在叶子和驹子之间消磨时光。

幻想结束的也很仓促。

他和驹子走在漫天的银河下,两人似恋人般亲切,话语之间有无尽的暧昧。

不知不觉,一场大火发生在蚕房,温泉客栈从未有过这般慌乱的景象,驹子和岛村也一同去凑热闹,只见二楼掉下了一位女子,她面朝着地,像玩偶一般直挺挺地坠下。

驹子的尖叫,叶子的痉挛。

岛村感觉到心里某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慢慢消逝。

到底是什么呢?岛村说不出来,只能看着驹子发着疯穿过人群去看叶子,只能看着人们赶去扑灭大火,心里似乎有种破碎的感觉。

“驹子发出疯狂的叫喊,岛村企图靠近她,不料被一群汉子连推带搡地挤到一边去。这些汉子是想从驹子手里接过叶子抱走。待岛村站稳了脚跟,抬头望去,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他的心坎上泻了下来。”

结尾仓促,我合上书。那一夜,梦里白雪皑皑,驹子化着妆,睫毛低垂,演奏着三味线,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我看到了雪国。

【作者简介】

喜爱阅读、写作,文科与理科混合比例均匀的理科男生,爱幻想,喜欢通过不同方式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希望生活节奏和自己的节拍刚好吻合。

zp.jpg

信息员:黄鑫桂     返回:ca88     责任编辑:陈丝丝

[ca88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ca88视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