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

ca88要闻

【经典悦读】向仲敏:经典的力量

来源:ca88    日期:2014/1/15 8:04:00    点击数:7029

 

人在自然界面前是何其渺小!和伟大的自然力相比,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根芦苇,但是正如帕斯卡尔所言,这是一根会思维的芦苇。人的尊严恰恰在于思考的力量,思考的力量从何而来?它来自人对客观世界规律的把握,进而在人自身中实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完美统一。数千年来,人类对自然这个大宇宙和自身这个小宇宙进行着饶有兴致的探寻,并把这些探寻所得的智慧诉诸笔端,形成文字;这些文字经过岁月之流的冲刷,最终沉淀下来的就是今天我们要致敬的对象——经典。

 

经典一词,在中国文化语境里,意味着智慧与崇高。儒、道、墨、名、法、阴阳、纵横等先秦诸子百家,共同造就了中华文化史上的第一个“黄金时代”。西汉以降,儒学定于一尊,成为官方意识形态,儒家学说遂成了中国士人进身之阶。在官方的大力倡导下,儒家思想完成了从上层到民间的全覆盖,儒家伦理亦成为中国人安身立命之本。当然中国人的生活智慧绝不囿于儒学一家,道家思想从未在中国人生活中隐去,道家的物我一体、生死达观,是对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儒家进取姿态之温和劝慰,儒家与道家,成为中国人精神家园里最值得称道的宝贝,也是中华传统文化之舟的压舱石。此外,西来的印度佛法也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并刺激了中国本土宗教——道教的发展。自兹以后,援佛入儒,援佛入道,出入佛老,对于中国知识分子而言几成常态。伟大的中华文化,因其兼容并包的特质从而越发博大精深,越发呈现出多元包容之美。夏商周三代的青铜器物、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历久弥新的中华文明,长河雍容,令后世歆羡。中华文明长期以来深刻地影响着东亚社会,在萨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中华儒教文明被亨廷顿视为堪与西方基督文明抗衡的主要文明形态。西方著名学者对中华文明的重视,或许会激发我们对时下中国“儒门淡泊”的忧思。忧思之余,当悟拨云见日之道。道有千途,万变莫改其宗,这就是回归经典,在经典阅读中虚心涵泳,切己体察,重新感受中华文明之脉动。


西方文明,其发展轨迹与中华文明迥异。古希腊哲学思想、古罗马政治法律及基督教信仰,是西方文明的三大基础。科学与理性是西方文明的内生动力,在科学主义与理性主义的大旗下,西方文明为世界文明的殿堂贡献了累累硕果。以哲学言之,从宣布“世界的本原是水”的古希腊大哲泰勒斯算起,西方哲学的天空可谓群星灿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三位个性鲜明、有着师承关系的哲学家值得我们仰视;西方文明在度过黑暗中世纪之后,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家承袭了古希腊罗马文化的衣钵,开启了欧洲文明的曙光。近代以来,以培根为开端的经验论和笛卡尔肇始的唯理论延续了古希腊哲人对于客观世界真理性的追问,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追问无可避免地导致了怀疑论大师休谟的出现;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等德国古典哲学大家,展现了德国人一流思辨能力的风采,叔本华、尼采则凸显了德国哲学的另一面气质;当然,我们必须牢记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这两位德国天才思想家的名字,他们的哲学和以往的哲学家不一样,“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恩格斯以他们亲密无间的革命友谊和战斗情怀,向世人宣告了他们为何与“书斋哲学家”不同,马恩的理论与实践,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什么才叫真正的知行合一。现当代西方哲学的发展历程,同样值得我们敬重。胡塞尔、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萨特、哈贝马斯等等哲学巨匠,他们的思想与智慧,需要认真品鉴。

 

中西方智者先贤,给我们留下了不可胜数的文化经典。文化是需要代际传承的,而经典恰好是代际传承的绝佳纽带。对于经典,我们要心存敬畏之心,因为敬畏经典就是敬畏人类自身的历史。但是仅有敬畏之心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必须承担起文化传承的使命,不能让经典所承载的文明火炬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熄灭。传承文明的使命鞭策我们走向经典,而经典本身正散发着诗意的光辉,向走近她的人们报以会心的微笑。当然经典阅读并不见得轻松,要想领悟先贤的智慧玄机,还得下番苦功夫。中文经典,由于古今之隔,语义万殊,读懂这似曾相识的方块字,确非易事,必要时求助于工具书或者就教于“度娘”(百度),当能走出迷津。西方经典,由于文化背景的极大差异,导致理解起来困难重重,一般的文艺类作品,若能寻得其时代背景材料,阅读起来倒也无大碍,哲学类经典就必须从长计议了。读者当先修西方哲学史,粗通西方哲学发展脉络之后再行钻研个别经典作家的作品,收效自当显现;舍此则事倍功半,甚至如坠五里云雾,不知所云。对于经典文本,读者个体可以做出各自的解读,见仁见智,未尝不可。而这种解读方式的差异性,中西方皆存在,比如曹雪芹的《红楼梦》和司汤达的《红与黑》。诠释方式的差异,其实也正好是经典的魅力所在。

经典魅力巨大,其影响无远弗届。倘有一卷美文在手,岂不令人心生喜悦。这种喜悦感,源于经典的文本之美,使人如入芝兰之室,香远益清,心旷神怡,美在其中,乐亦在其中;这种喜悦感,勃发于读者与经典作家的跨时空交流,神交智者,对话先贤,俯仰天地,纵横古今,与伟大灵魂相往还,惺惺相惜,乐何如之;这种喜悦感,还昭示着一种澄明通透,得大自在的生活境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为真正的大欢喜,大光明,生年若此,其乐何极!可见,经典不光是要阅读,更应该“悦读”,表面上的一字之差,实则反映了对于经典的不同感悟。阅读经典,经典只是一尊值得敬重的偶像;悦读经典,则经典的文字顿时活跃起来,与智者先贤的对话才成为可能,我们才有机会踏上通往自由精神家园的蹊径——总之,经典的文本之美,与智者先贤的对话之美,浸润经典之后的精神超拔之美,要求我们变经典阅读为经典悦读。

 

经典是个好东西,阅读经典是个好习惯,可惜知之者甚众,行之者盖寡。当今中国,世风过于喧嚣浮躁,安静之地不易得,这颗心将如何安放?在年度人均阅读书本数量上,中国人均阅读书本数量少得可怜,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简直判若云泥,差距不可以道里计。富裕之后的西方人,懂得到经典中寻求心灵的净土,用经典滋养他们的“欧洲梦”或“美国梦”;正在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千万不要只识孔方兄,不认孔圣人,一朝发迹,结果发现除了金钱,其它一无所有。哈佛大学著名学者杜维明先生讲到,东亚社会在对儒家文明的传承上,韩国强于日本,日本强于台湾,台湾强于香港,香港强于大陆。杜维明对于转型时期中国大陆传统价值观的沦丧深感痛心,并直陈其后果将非常严重。作为一名儒学研究权威,杜维明这番盛世危言我们真的听进去了吗?一个远离书本的民族,如何传承其民族的历史文化?一个不珍视自家文明的民族,如何赢得世界的尊敬?大学作为社会的良心,文明的灯塔,当为天下开风气之先。不要忘记,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就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士人情怀,这份历史情怀应该被今天的大学人记取,同时赋予其全球视野的广度。惟其如此,我们才能从容应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局势面前,用中国人的智慧化解前进中的难题,实现我中华民族一飞冲天的梦想。

有一句耳熟能详的话,“我们已经走的太远,以至于忘记了当初为何出发”,此时此刻,为民族复兴大计计,我们确实需要放慢追求GDP的脚步,回首风雨来时路,冷静地问一声:我们为什么出发?一个民族要想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一刻也不能没有反思精神。那么就让我们从经典阅读入手吧!伴着缕缕书香,从经典中寻找智慧,并籍此开始我们的反思之旅。

 

作者简介:

向仲敏,男,1973年出生,哲学博士,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哲学与思想政治教育。主持、主研省部级课题6项,出版学术专著《两宋道教与政治关系研究》(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和个人文化随笔《田埂上的折耳根》(ca88出版社,2011年版)。在《宗教学研究》、《社会科学研究》、《高校理论战线》等刊物上公开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曾获成都市“十佳青年教师”荣誉称号。现任ca88党委宣传部部长、党委统战部部长、ca88主任;四川省高校教师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会副会长。

返回:ca88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

[ca88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ca88视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