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

ca88视点

【专家视角】杨儒贵:制约我国大学教学质量提高的严重因素

来源:ca88    日期:2014/4/25 15:38:00    点击数:27291

前 言

    本文作者自1961年由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大学教学和科研工作。先后在西安交通大学工作27年,美国伊利诺大学工作6年,ca88工作14年,现已退休。积近50年的大学工作生涯,耳闻目睹,回首往事,不觉欣然提笔撰写此文,谈谈当前影响大学教学质量的几个问题,希望能对教学质量的提高有点帮助。此外,由于作者曾在美国大学工作数年,未免言必称美国大学如何,请谅解。由于中美两国的国家体制和民族习惯不同,两国大学之间存在差异,但无高低好坏之分。作者渴望能够中西合璧,取长补短。

1.重科研,轻教学

多年来,人们关于大学应以“教学为主”,“教育为主”,还是“教学和科研兼顾”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大学教学和科研是对立统一的两个元素,可以粗浅地认为两者时间上对立,但是效果上统一。合理处置即可相辅相成,有利于教学质量的提高。但是,目前在所谓研究型、研究教学型、教学研究型和教学型大学名称的高低贵贱误导下,各个大学领导竭尽全力都要使自己学校向研究型大学迈进,似乎教学型大学低人一等。培养目标都要成为科学家,似乎大学再也不能成为工程师的摇篮。显然,这与华盛顿协议的教育要求不符。学校制定的各种政策,也倾斜于事科研工作的教师。未完成科研项目的教师,其岗位津贴要被扣除。而对于教学,就算敷衍应对也没有惩罚,所以老师们就尽量抽出时间各处奔波,寻求项目。没有学术水平的承包制工程项目更受大学教师欢迎,因为可赚大钱。

相对而言,承担基础课、专业基础课教学的教师就十分苦恼了:学生多、课时多、任务重,也没时间外出跑项目。教师们乐意讲授专业课或研究生课,因为学生少、课时少,临时调课也较便利。甚至有的研究生课,只要注册,不参加考试,也可获得成绩。

对比美国大学的教学和科研情况,差异甚大。美国大学教授没有岗位津贴,但是工资收入可谓中产阶层。每位教授每年必须承担3门课程的教学工作,没有完成教学任务的教授,即被扣除部分工资。无论项目经费多少,时间多长,承担项目的教授只能在其项目进行期间,每年由科研经费中给自己支付2个月平均工资,因为美国教授每年只能领取9个月工资。全部项目经费除了学校提成外,其余可以用来支付研究生奖学金、论文版面费、学术会议费、学术交流费和2个月平均工资等。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使用的剩余经费都要全部上缴学校。

    我国大学应该提高固定工资,减少岗位津贴。目前岗位津贴金额通常是工资的数倍,这是很不正常的劳动分配制度。我国大学教授的工资收入应该达到中产阶层水平。教师不能整天为孩子、房子和车子发愁。正如爱因斯坦的告诫:“不应让教师为哺养子女的面包而奔忙”。

    大学教师从事科学研究,关注科技发展动态,对提高教学质量是有促进作用的。大学可以安排少量教师以科研为主,但是应该明确教学工作始终应是大学教师的第一要务,大学究竟不是科研单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大学物理就是由两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教授承担的。尽管我国当前采取本科评估、精品课程评选、精品教材评选以及名师奖评选等措施,但是由于各种政策的误导,撰写教材、承担教学工作的教师地位总是低于发表论文的教师地位,且收入也相对较低,可谓既劳累又伤财。作者认为一本优秀精品教材的社会效应和读者数量远远超过一篇稍有价值的论文。一本精品教材将会众人受益、流芳百世。

2.助教乏人,传承渐失

当前大学青年教师大都具有博士学位,这些年轻教师在上台讲课前,很多都没有经过听课答疑、批改作业和指导实验等教学实践环节。获得博士学位只能说明在某个学科的某一方面具有了较高的知识和研究,但相比成熟的教师还有很大距离。作者回想起大学毕业后担任助教时,先要听老教师讲课,同时辅导答疑、批改作业和指导实验,还要阅读有关名著后,才可上台。通过这些环节,学到很多书本知识,也掌握了一些教学规律和方法。尤其是老教师的人品和学问,以及学校的优良传统使自己受益匪浅。随着时代的进步,目前作者编写的教材和教学方法在某些方面超过了前辈,但是没有前辈的指引是不可能取得的。没有传承,就不可能创新。老教师的教学经验无人传承,青年教师的成长必走更多弯路,对于梯队的培养十分不利,学校的优良传统也无法发扬光大。

现在大学的教学工作实行承包制,讲课教师也要全部承担批改作业,因为岗位津贴与教分有关。有些课程的作业由研究生批改,教与学之间互通交流很少。有些课程的实验,由于无法计算岗位津贴,干脆取消。

3.教师太少,比例失衡

    自1999年我国大学大规模扩招以来,学生数量成倍增长,教师的数量增加和素质提高远远落后于大学的飞速发展,师生比例大大下降。教育部规定大学的师生比不能低于1:18,但是实际上全国多数大学的师生比低于1:20。加之有的教师兼任官职,热衷科研,真正投入教学工作的时间又减少。师生人数比例的严重失衡,导致教师的教学任务十分繁重,只好大班上课。不成熟的年轻教师过早上台,同时以极低的补贴返聘退休教授上课。有的教授指导几十位博士和几十位硕士,被称为博士班和硕士班的班主任,可以称得上“天才”。

美国大学的师生人数比例通常不会低于1:10,例如普林斯顿大学的师生比达到1:5。据了解,日本大学师生比通常也为1:7左右。人才济济的美国大学,教授的法定退休年龄是70岁。为什么人才匮乏的我国,一般教授的退休年龄为60岁?一位具有30余年教龄的教授正是不可多得的教学经验丰富和学术造诣较深的长者。很多70岁的美国退休教授还认为退休是第二次生命的开始,学校仍然保留他们的办公室。而我国被返聘的教授十分价廉,没有岗位津贴,只能领取一些教分补贴。既然承认退休教授可以“不劳而获”,对于返聘的退休教授应该给予加倍的教分补贴。目前退休教授上课大部分是为生活所迫,意在增加一点收入。他们很少参加原单位的教学和科研活动,很不利于教学质量的提高。为增加收入,很多退休教授还愿意返聘到半私立或全私立的三本大学或二级院校,造成一本和二本大学的人才流失。退休的大学教授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应该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发挥余热,使他们可以为学校做出新的贡献。

据悉,我国人均教育经费投入是世界上的第167位,四川省又是全国最后一名。自1996年以来,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重还不到4%,一直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我国大学的师生比例过低是否与国家教育经费投入有关?

4.重专业,轻基础

新知识和新技术层出不穷,因此新设的专业课目愈来愈多,大大削弱了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的学时,一些理论性较强的课程尤遭砍杀。实际上,为了能够适应科技的发展,更应该加强基础知识的传授。记得过去计划经济时代,一些学校的校友问卷调查,经常将多科性大学和专业性学院的学生加以对比,发现多科性大学毕业生虽然开始适应性较差,但是后劲很大。相反,一些专业性学院的毕业生,开始适应性较强,但是此后发展较慢。处于目前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商业社会,人才竞争,行业垄断,工作变动经常发生,知识面窄、基础差的学生很难适应社会需求。

研究生教育也是如此。硕士生还设置一些课程,但为博士生开设的课程就很少了,尤其是较深的数学课程。过分重视论文,轻视教学的研究生培养计划应该予以纠正。大部分研究生答辩流于形式,很少不能通过。邀请几位好友评审论文和参加答辩,经常可以获得满优的成绩。学校的硬条件是发表4篇论文,或2篇被三大检索收录的论文。但是,论文能否被检索与其专业密切相关,何况有些会议和刊物是用钱购买检索资格的。

美国大学硕士生和博士生需要修完同等的学分,尤其是经典和近代数学课程所占比重很大,而且有些学校并不要求硕士生撰写和发表论文。博士生的博士资格考试通常是涉及5门左右课程内容的综合考试,只有通过博士资格考试的学生才能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每次资格考试无论绝对成绩如何,只让参加考试的三分之二的学生通过。落榜的学生可以再考,但是每位学生只有两次机会。由于我国学生自幼开始,身经百战,参加博士资格考试的我国留学生通过率较高,但是科研能力通常较差。反映了我国教育过度重视知识传授,轻视能力培养的弱点。目前,一种说法是,考本最难,考研不难,考博最易。一些学校及专业的本硕和硕博连读生的质量,更难保证。如果我国也设置博士资格考试,起码可以保证博士生的基本素质。

5.待价而沽,不愿奉献

教师常被人们称为人类灵魂工程师。大学教师更应不断提高自己的素质,言传身教,要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教室是科学的殿堂,讲台是科学的领地。忆起批判“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恐怖年代,倍觉今天的珍贵。

作为一位大学教师应该具备五颗“红心”:① 爱心。要认真负责,对得起学生和家长;②热心。要热爱教学工作;③ 耐心。尤其要善待后进学生;④ 恒心。讲课要善始善终,一丝不苟;⑤ 虚心。要不断充实自己,深入才能浅出。当前,一些教师只愿承担程度浅、教分高的课程,而不愿承担理论性强,教分低的课程。双语教学课程更不愿讲授。在教学方法上,不太乐意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只利用现代多媒体数字技术制作电子教案。这种斤斤计较、待价而沽的作风与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称谓太不相称!

    “十二五”国家级教材规划的通知里曾指出:“教材是体现教学内容和教学要求的知识载体,是进行教学的基本工具,是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保证。”撰写教材应是教师教学经验的总结,是对社会的奉献,是一种社会责任。正如武汉大学80高龄的张肃文老教授在2007年电工电子课程报告论坛论上发表的演讲,言称“为学生编写合格的教材。”张教授编写教材的目的是为了学生,标准是合格。这种崇高的境界和严谨的风范,与那些仅为自己提职、粗制滥造编写教材的教师相比,可谓天壤之别。应该极力提倡和鼓励教学经验丰富、教学效果优秀、又进行科研的中、老年教师积极参与教材建设。一本已被公众接纳的教材应是社会共同财富,不仅属于作者本人和出版社。作者和出版社应该共同竭尽全力保证教材的质量,不能仅为盈利。

后 记

限于作者的经历,仅就上述有关大学教学的几个方面发表一些浅见,代表一位老教师的心声。也许是些偏见、谬论、或杞人忧天,仅供决策者参考。此外,我国大学尚存在热衷当官,不愿为民;热衷权术,轻视学术;弄虚作假,作风不正;人浮于事,效率低下;重视表面,不作实事等弊病,限于篇幅,作者不再论述,请读者参阅有关文章。

参考文献

1,高思.提高高等学校本科教学质量的重大举措. 中国大学教学,2007年第2期.

2,王义遒.高等学校提高教学质量面临的挑战. 中国大学教学,2007年第2期.

3,杨儒贵.浅谈中美“电磁场”教学与教材建设. 2006年电工电子课程报告论坛论文集.

4,杨儒贵.以国家精品课程建设为契机,进一步提高课程的教学质量. 2007年电工电子课程报告论坛论文集.

5,张肃文.为学生编写合格的教材. 2007年电工电子课程报告论坛论文集.

6,杨儒贵.谈谈双语教学的课程和教材建设. 教育部第二届双语教学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简介

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曾任西安交通大学助教、讲师、副教授,现任ca88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精品课程负责人和全国高等学校电磁场理论教学和教材研究会副理事长。近年来,在国内外权威刊物及重要国际会议上发表了近百篇论文。撰写了4本教材和两本专著,主编了两本研究生教材。曾获西安交通大学优秀教师称号和优秀教学奖;ca88宏宇优秀教师奖、教学改革一等奖和教材特等奖;四川省科技一等奖;铁道部首届詹天佑科技发展奖。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返回:ca88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

[ca88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ca88视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