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

文化校园

【经典悦读】钟麒:给女性迎风奔跑的自由——读《第二性》有感

来源:ca88    日期:2014/10/8 16:00:00    点击数:19353

前记:选择阅读法国作家西蒙娜·德·波伏瓦的《第二性》,是因为这段时期关于女性角色的思考尤为激烈。是应该不甘示弱、努力证明女人一点儿也不输于男人,还是恪守男人所制定的条条框框、做一个依赖男人、以男人为生活中心的小女人?作为女性应该如何在人类社会上立足?作为女性应该如何实现自我价值?如此多的疑问让我倍感困惑。在这本被奉为“女性主义圣经”的精神食粮中,先人的智慧如三千东流水,而我,只取得一瓢,却也悟得几分。

 

从古到今,女人和男人在社会的地位就不停地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在最原始的母系社会中,女性处于一个崇高的地位。这是因为妇女从事的采集工作比男子从事的狩猎工作更稳定,是可靠的生活来源,她们的活动是为了氏族集体的利益,对维系氏族的生存和繁衍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因此,妇女在氏族公社里占有重要的地位,普遍受到重视。

而演变到后来,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男性在生产部门中突出地位的出现,原来男女在氏族中的地位发生重大变化,男性开始占据主导地位,女性却因此受到了许多不公平的对待。

历史上的女性大多数都被家庭所束缚,早早嫁人,从此生活就被柴米油盐酱醋茶所包围,老实地遵守着男人们制定的法律。封建社会讲求“三从四德”中的“三从”便是“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这就体现了当时社会对女人的一生都跟随男人、为男人而活的要求。女人不能有自己的理想与人生目标,她的一生就注定服务于男人,这就是社会对女人的束缚。

男人不仅对女人束缚,还使用权力勾画出女人弱小的图画,并将自己犯的罪都推责于女人。如商纣亡国责怪于妲己,唐玄宗不理朝政是出于杨玉环的诱惑。事实上,她们都是只是在服从至高无上的男人们的命令。她们按照世俗的标准一切为男人而活、千方百计讨得男人的欢心,却因为男人的不中用而背负千古的骂名。在《第二性》中就提到一位不太知名的女性主义者普兰·德·拉巴尔在十七世纪说过的一句话:“但凡男人写女人的东西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男人既是法官又是当事人。”拿破仑法典就明文规定:“未成年者、已婚妇女、犯人及精神病患者没有行使法律的权利。”女性没有资格参与到历史、法律的编写中,自然只能任由男性的偏袒,只能看着自己的权利被剥夺。法国人文主义者蒙田就非常明白落在妇女身上的命运有多专横和不公平:“女人拒绝接受传入人间的法规一点儿也没错,因为这是男人撇开她们制定的。”女性不仅没有受教育权、自由权等,还要受人歧视、被认为是弱者,就像种族歧视时期的黑人一样,主权受到严重剥夺。

我爷爷就略有“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开始我们家族还没有男孩,我在父母亲的宠爱中无忧无虑地长大。后来我姑妈的儿子出现在了我们的生活中,从此我成长的烦恼就不得不多了一项。回忆起青少年时期,“别人家的孩子”想必应该是大家的头号公敌,而我的烦恼,则是父母常常提到自家的“男”孩子。小孩大抵都是纯真的,会有“歧视”等思想完全是因为外界环境的灌输,我渐渐地意识到性别差别以及它的影响。我想正是因为这个堂弟的存在,让我开始变得不服输。一直到现在,我还是认为,男性可以做到的,女性同样可以做到。我仍然记得有一次,我和母亲需要把一些很沉的东西搬到7楼,这对于两个女人来说其实非常艰巨。当我扛起一袋比较沉的米快要走到终点的时候,我记得母亲说了一句话,让平常坚强的我当即泛起了泪花。她说:“当我生下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输给男孩子。”我想起母亲无意间说过的关于她生下女孩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只言片语,我想起她在平日里努力教导我成为更好的人的殷切期盼。我多想告诉她,我决不会让你再受半点气。然而我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硬生生地止住了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这是母亲对我说过的极少的如此温情的话,到今天,我仍记得她说这话时眼角的欣慰与自豪。从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要给父母无限荣耀,要让他们因为有个女儿而感到骄傲!

到现在我才发现,我的不服输是继承了我母亲的不服输,而我的虚荣也是继承了母亲的虚荣。放大来说,这是上一代、上两代、上千千万万代受压迫女性交给现代女性的时代任务!我们能安然走在大街上、我们能够受教育、我们能自由选择工作、我们能赢得大部分男性的尊重认可,都离不开众多女性主义者们坚持不懈的奋斗甚至牺牲。阿伦普·德·朱戈发现法国革命的人权宣言只是男权宣言,因此在法国大革命两年后的1791年发表了《女性与女性市民的人权宣言》,她后来却因此被送上了断头台;美国妇女在解放黑奴的运动中才意识到自己和黑人一样处于无权地位,所以积极投入奴隶解放运动,并引爆了19世纪20—40年代的女权运动,于1848年发表了类似法国女权宣言的《女性独立宣言》。

现代女性同样肩负历史的使命。虽然女性通过努力争取到了许多难得的权利,但社会仍然存在着女性受到不公待遇的现象。女性要想获得进一步的平等,就要从根本上改变男性对女性固有的成见。西蒙娜·德·波伏瓦在《第二性》中讲到男人对女人的看法时说:“人类是男性的,男人不是从女人本身,而是从相对男人而言来界定女人的,女人不被看做一个自主的存在。”“女人相较男人而言,而不是男人相较女人而言确定下来并且区别开来;女人面对本质是非本质。男人是主体,是绝对;女人是他者。”而女人要想获得自由就要学会自主独立。

在《第二性》中,波伏瓦研究了女人在出生、青春期、恋爱、结婚、生育到衰老各个阶段,以及农妇、女工、妓女、明星或知识分子等各个阶层中的真实处境,探讨了女性独立的可能出路。波伏瓦提出,女性要想独立,首先就要做到经济独立。她同时也表示,只有当女性对自身的意识发生根本的改变,才有可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

作为一个新时代女性,我们应当珍惜革命前辈的奋斗与牺牲,努力提高自身社会地位。树立积极的人生目标,不是依靠男人,而是自己为自己奋斗,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

著名的居里夫人玛丽·居里(Marie Curie)没有因为自己是女人而放弃人生理想,通过自己的不懈奋斗一生两度获得诺贝尔奖,靠自己的实力赢得了世界男性科学家的钦佩和尊重。她向世界证明着女性在科学界的智慧存在。现任德国总理,也是德国自希特勒以来最年轻领导人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以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黛安·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五十岁尤挂先锋印深入险境力战番将大获全胜的穆桂英、美丽智慧既是知名主持人又是成功企业家的杨澜等等都在向世人呼喊着:“女性并不是弱者的象征!”女性和男性一样拥有追寻自我梦想、缔造传奇人生的权力,而不应该被束缚在男性身旁,一辈子依靠男人而活。

诚然,男女的社会分工固然不同。男性注定要把更多精力放在事业上,女性则应该在经营家庭方面付出更多。社会分工注定了男女有别,但并不意味着女性只会经营家庭并受到歧视。当男性改变对女性认识的同时,女性自身也要变得坚强起来。新时代女性应该意识到自己是个独立的存在,而不是依附男人存活。选择自己的想要的人生吧,女人!


后记:“我们女孩当自强,是最勇敢坚强也最温柔贤淑,不用谁施舍阳光,好的坏的都是生活不是包袱,我们自己是太阳,Top girl就要做自己救世主……”

 ——S.H.E《女孩当自强》

 

作者简介:

钟麒,女,19岁,四川成都人。就读于ca88峨眉校区外国语系翻译专业。活泼开朗,热情大方。热爱阅读,积极思考。学习勤奋,连续两年获得一等综合奖学金,曾获国家励志奖学金。积极投身社团学生工作,担任系学生会宣传部副部长、系宣传报道中心技术部部长、校推理社社长等职务,并取得良好成就。峨眉校区第一届“中国青年马克思主义工程”培训班成员。2013英特尔中国大学峰会志愿者。艺体方面曾获电子琴六级证书、校花球啦啦操第二名、一二九红歌合唱比赛二等奖、英语配音大赛优胜奖等。喜爱并推崇中国传统文化,主张重视传统文化教育、发扬传统文化精髓;同时讲求创新,时常会有新奇的创意。

返回:ca88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

[ca88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ca88视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