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

文化校园

【经典悦读】张婉筠:《许三观卖血记》读后感

来源:ca88    日期:2014/10/15 16:05:00    点击数:20536

读《许三观卖血记》是个偶然。暑假外出旅行,为打发飞机上无聊时光,挑了这本不薄不厚的小说带上。

《许三观卖血记》是作家余华的一部长篇小说,小说将主人公许三观的家庭变故与中国当代历史的重大事件相结合,讲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活在社会底层小人物许三观面对命运强加给他的种种磨难,通过卖血这种牺牲自我的方式来拯救生存苦难的故事。小说透过许三观平庸的一生,呈现给我们一个卑微小人物的温情一面和面对厄运时的勇敢担当。

小说中的许三观是小城丝厂里的一个送茧工,一生卖了十一次血。除了第一次是出于年轻好奇外,之后许三观接二连三的卖血,都是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健康,为了孩子的幸福,为了孩子能够生活下去,这其中因为大儿子一乐打伤方铁匠的儿子,没钱支付医疗费卖过血;因为自然灾害,为全家人能去胜利饭店吃碗面条卖过血;因为儿子一乐、二乐下乡插队,给一乐补身体卖过血,给二乐的生产队队长置办酒菜卖过血。

最漫长最艰辛的一次是为给一乐看病筹钱,许三观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时间连续四次卖血,当时,下乡插队的一乐被检查出患了肝炎,病情严重,被紧急送往上海救治,许三观从街坊邻居那借到有限的一点钱,让妻子带一乐先去上海,而自己则准备一路卖血筹集资金,小说中有这样的描述:“为了救一乐的命,他要往上海去,路上要经过林铺,北荡,西塘,百里,通元……其中林铺,百里,松林,黄店,七里堡,黄湾,柳村,长宁是县城。他要在这个地方上岸卖血,他要一路卖着去上海。”冬天里,赶往上海的路上每次卖血前许三观用碗舀着河里冰凉的水一口气喝八碗,卖血后找个避风的墙根晒太阳依旧瑟瑟发抖,这一场景令人心酸,仿佛看到他已经不止一次死在了卖血的路……就这样一路上卖了四次血,其中有一次因为晕倒,反而被医院给他输入了700毫升血液,而当许三观在医院被救治醒来后,强烈要求将不属于他的300毫升血还给医院……

在许三观的意识里,卖血可以克服任何灾难,以至于当年老的许三观因多年卖血形成的惯性再次卖血遭到拒绝时,他感到万分沮丧,以至于神情恍惚、痛哭流涕,他想到的是“四十年来,每次家里遇上灾祸时,他都是靠卖血度过去的,以后他的血没人要了,家里再有灾祸怎么办……” 

许三观的生命是卑微的,他一生的最高追求就是全家人有吃有喝平安的活着,为此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不躲避也不抱怨,为了一乐、二乐、三乐,许三观不惜以随时牺牲生命的代价去卖血,真实的表达了父母对子女无私的大爱,即便在他一直纠结“是别人的孩子”的一乐身上同样感受到了浓浓的父爱,甚至可以为一乐豁出性命一连四次卖血,他说:“我快活到五十岁了,做人是什么滋味我全知道了,我就是死了也可以说是赚了,可我的儿子才只有二十一岁,他还没有好好做人呢”这是一个父亲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卖血,对许三观来说不为实现什么理想,仅仅是直面生存的惟一方式,卖血能够应对任何灾难,可以说他一生中趟过的每一个难关,都带着血的印记。许三观靠卖血以维持生存,无疑是出于一种原始的本能,但他对于苦难的担当,却更是一种坚韧生命意志的升华。

小说中的许三观是个乐观的阿Q,自然灾害时期,家家挨饿,许三观家也不能幸免于难,一家人每日喝越来越稀的粥,而且第天只能喝两顿,为了以减少体力消耗,他们吃完晚饭就上炕躺着。许三观生日这天,几个儿子喝到放了糖的玉米糊,孩子们却吃不出甜味,许三观说“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完?小崽子们苦得忘记什么是甜,吃了甜的都想不起来这就是糖。”那天,许三观以画饼充饥的方法,给孩子们来了一顿精神会餐,他用嘴巴给儿子们每个人炒了一盘菜,还强调专门为谁炒的菜,别人不能咽口水……小儿子三乐要的是红烧肉,许三观说到“先把四片肉放在水里煮一会,煮熟就行,不能煮老了……红烧肉就煮成了”,另两个儿子听了和三乐一样吞口水,三乐就向爹告发,说他们偷吃了他的红烧肉,许三观把另两个儿子怒斥了一番。二儿子二乐说他也要红烧肉,许三观讲的时候,一乐和三乐也吞口水,许三观又训斥了一番。大儿子一乐还要红烧肉,吞口水的声音越发大了……最后许三观给自己“炒”了一盘爆炒猪肝,屋子里吞口水的声音响成一片,说着许三观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他说:“今天我过生日,大家都来尝尝我的爆炒猪肝吧。”许三观的笑声笑出了乐观、坚强,笑出了对苦难的抗争,生日的菜肴虽然只有一个,但是亲情却是无比的丰富,苦难只是暂时的,温情永远存在。

小说中的许三观还是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人,文革时期,许三观家并没有逃出劫难,妻子许玉兰被人当街贴大字报,说她是破鞋妓女,许三观马上让三个儿子再写一张大字报贴上遮掩他们母亲的那张,虽然许三观曾因为许玉兰和别人睡觉生了一乐,使得自己做了乌龟很生气,但当许玉兰被剃成阴阳头,脖子被挂上大牌子,每天站在大街上被人嘲笑和批斗时,他依然顶着巨大压力天天去给她送饭送水,他轻声对她说:“我把菜藏在米饭下面,现在没有人,你快吃口菜”。他甚至对三个儿子说,你们不要恨她,你们要恨她的话,你们也应该恨我,我和她是一路货色。在那样的畸形年代,他不但没有变本加厉指责他的妻子,反而不记前嫌真情大度,不离不弃,这一幕似乎让许玉兰在绝望与无助中看到了生的希望,他这淳朴温情的关爱,使原本他们夫妻之间因何小勇而造成的长久隔阂也终于消除,两人相濡以沫,爱情变成了一种更加珍贵的感情,那就是亲情,这种白头偕老、不离不弃的感情确实令人感动。

合上书页,小说带给我的压抑与感动久久挥之不去,仿佛自己在许三观的年代活了一遍,许三观的义无反顾,超然豁达,苦中求乐地追求着卑微却实在的人生目标,令人深思回味,也让我看到生活中处处都在的温暖和美好。

 

作者简介:

张婉筠,女,副研究员,现任保密办常务副主任,本人生于ca88长于ca88,学习工作于ca88,家风一如校风。欣赏的一句话:花之君子不蔓不枝。

返回:ca88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

[ca88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ca88视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